三名武士在山口遇見了三名老婦人。

「各位願不願意進來和我們一起喝杯酒呢?」她們謙卑地跪在這群光鮮亮麗的戰士面前問道。

武士的首領回答:「榮幸之至」。

老婦人立即拿出幾罐米酒來招待客人,一邊為武士們斟上一杯又一杯的酒,一邊在他們之間起舞。

很快地,勇敢的武士們越來越疲倦 ─ 精疲力竭,過不了多久 ─ 他們就陷入沉睡,空中瀰漫起了白霧。

剎那之間,跳舞的女人們變成了惡鬼,她們醜陋的面孔在霧中散發光芒俯視著無助的英雄們,木笛吹起了絕望的樂曲,鼓和鐃鈸也響起了狂亂的拍擊聲。

這就是神樂(kagura)的壯觀之處,它是一種流傳千年之久的敘事手法,融合音樂和舞蹈,起初在神道教的神社表演不是為了娛樂參拜者,而是為了娛樂神靈。

但進入現代後,神樂的武士、龍及惡鬼皆躍出了神社,來到俗世的舞台上交戰,其中最壯觀的就是廣島縣的渡假村神樂門前湯治村(Kagura Monzen Tojimura)全年舉辦的現場神樂表演。

建於1998年的神樂門前湯治村,以1955年至1960年代的復古村莊為雛形,勾起人們對日本戰後復興黃金時期的回憶。當時,經濟終於穩定下來,受燃燒彈(和原子彈)摧殘過的荒城已邁向現代化的大都市,人們的生活開始恢復正常。對很多人來說,這仍然是日本歷史上一段令人深深懷念的時光。

但你一定會想,「戰後復興與有千年歷史的神舞有什麼關係?」

事實上,關係可大了。
在神樂悠久的歷史中經歷了無數次的變革,最具代表性的其中一次就發生在日本於二戰中戰敗之後,美國占領軍下令禁止所有的神樂。畢竟,神樂以訴說傳統的神道故事表達對眾神的尊敬,令人聯想到神的後裔—天皇。

但不用說也知道,佔領軍當然禁止不了。

1947年,廣島縣安芸高田市北生中學的校長佐佐木順三(Junzo Sasaki)創立了新舞(字面上為“新的舞蹈”)神樂。事實上,佐佐木用來證明他的新神樂“只是戲劇”(即不具宗教性)而提出的原始文件仍在神樂門前湯治村的博物館展出。

那麼這種“新風格”的神樂有什麼不同?

「老實說,沒什麼不同」,神樂門前湯治村的執行總監增田正和(Masakazu Masuda)坦承道。 「佐佐木加快了節奏(可能主要是為了混淆舞蹈中有宗教意涵的動作),以稍微戲劇化一點的方式排列動作,並且專注於民間故事而不是神道教的傳說 - 但除此之外,佐佐木的”新神樂“基本上沒做什麼更動。」

從那時起,神樂就以“戲劇”表演的身分存續下來,雖然很顯然地,許多佐佐木等人選來給他們全新的世俗化神樂當作主題的“民間傳說”和“歷史傳說”,不過是重新包裝後的神道教傳說,只是“為了保護全能之神而改名”。

然而,當被問及新舞神樂是為了娛樂眾神還是為了我們凡人做的戲劇表演時,增田遲疑了。

「很難說…現在,它可能變得比較像是單純的戲劇表演。不過,這兩種特質絕對不是相斥的—從來都不是。」

由於歷史因素影響,神樂門前湯治村只提供新舞神樂,著重在節奏快速的動作與眨眼即逝的換面具手法,有時甚至還有煙火。

「從一開始我們的目標就是推廣並發揚這種神樂風格。但是20年前我們剛開始的時候,神樂並不是非常受歡迎。只在收穫慶典上表演給當地人看。我們擔心只靠神樂不夠吸引人,所以決定打造出這間古色古香的村莊來增添趣味。」

諷刺的是,神樂門前湯治村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恰好與此相反。

「20年前擔心的是神樂不夠熱門,現在傷腦筋的卻是它可能太過熱門。人們要觀賞神樂,不用專程跑到特殊的復古度假村 ─ 在本州西部到處都是,他們可以在自己住的鎮上看表演」。

然而,就我所觀察到的,神樂門前湯治村已經遠遠超出了足以吸引顧客進入的水準。

在神樂門前湯治村許多以時代為主題的設施當中,你可以見到茶館、咖啡廳、糖果店、玩具店以及溫泉。現場的餐廳提供當地現捕的鮮魚、野鹿及野豬,與附近鄉村的蔬菜搭配上桌,並以自家種植的山區香料植物調味。

此外,等著接待顧客住宿的復古風格日式旅館及傳統旅館每晚約10,000日元,還附晚餐和早餐。

最棒的是,神樂門前湯治村有兩座神樂舞台,室內的那座屬於相撲廳風格,戶外的那座則在巨大的慶典帳篷裡。後者被稱為“神樂巨蛋(Kagura Dome)”,用來當作傳統的神道風格表演空間,就像你在慶典裡會看到的那樣—提供了在日本所能見到最真實且最生動的神樂觀看體驗之一。

事實上,神樂門前湯治村的舞台表演雖然令人驚嘆,但意外的是,即使是如此著名的機構,也沒有所謂的“職業神樂團體”。現代的神樂表演者,無一例外地保有日常工作,並且每週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和他們的團員見面練習。這是出自愛的勞動,因此,神樂門前湯治村僅在週五晚上、週六和週日舉辦現場神樂表演—也就是表演者不用工作的時候。

神樂門前湯治村會在平日放映錄影畫面,但看到現場表演才會真正令人屏息。

在神樂巨蛋中,觀眾可以享用直接在現場跟食物攤販購買的餐點、啤酒及清酒。而且顯然地,還可以在表演期間與表演者互動(我親眼目睹了觀眾席中的一位老人,試圖讓與惡鬼激烈戰鬥後疲憊不堪的憔悴英雄能重振精神,而登上舞台遞給他一杯啤酒)。

「觀賞神樂時,你必須坐在榻榻米上,跟朋友和家人一起吃喝玩笑」,增田這麼說,「這才是真正的神樂。」

影像及文字由 Peter Chordas 所提供